顏祈monster.

【盘点】我们当年游戏初期干的蠢事

hhhh这就是我Orz

灰子

对没错又是我,我又来搞事情了!

超微量酒茨出没。

可能会有第二辑。

∞∞∞∞∞

1.
以为雪女是个输出,是个aoe

2.
组队的大佬让留鬼火时,
什么?留鬼火?鬼火是什么?好吃吗?

3.
黑蛋白蛋红蛋?能升级不就好啦,一起胡乱喂吧!

4.
萌新抽到了这个,请问好用吗?

5.
为什么你们的结界都放白蛋?
到了Lv.25才反应过来原来还有狗粮这种操作。

6.
你们说的打火机,是这个鬼灯笼,还是这个提灯小僧?

7.
把一星御魂强化到15,感觉自己真棒棒!

8.
天知道我当年喂了多少极品式神给雪女。

9.
听你们说狗子很厉害,是说这个鸦天狗,还是这个犬神。

10.
听你们说这个叫什么童子的是网易亲儿子,是这个座敷童子吗?我还抽到了不少!

11.
当年神龛有SSR有皮肤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劵,
现在有劵了,蓦然回首,神TM竹笋炒蛋!

12.
大家的晴明怎么都觉醒了,是怎么觉醒的啊?

13.
听说画dio出SSR,于是真的去画了

14.
认为SSR一定是存在的

15.
以为自己真的打过了黑晴明

16.
打完探索出的宝箱,以为倒计时过后才能点开。
发现等到最后……它就没了。

17.
以为姑获鸟是男的

18.
你们的御魂不是2+4就是2+2+2
只有我是1+1+1+1+1+1

19.
这是招财还是被服?傻傻分不清

20.
你们都把莹草叫爸爸,她很厉害吗?
那好,今后的黑蛋,就是她的了!

21.
行动条不是随机排列的吗?
一速是干嘛用的?
拉条的干嘛用的?

22.
砸百鬼押鬼王,不看稀有度,看颜值
哎呀这个式神长的好看,就押他吧!

23.
为了看剧情拼命练级,然后发现自己是同级里最垃圾的一个
让结界防守教你做人吧!

24.
以为酒吞童子是个直男,茨木童子是个基佬
我跟你讲啊,其实他们都是基佬_(:з」∠)_

25.
以为这是一个休闲游戏
现在发现这是个修仙游戏

26.
暴击爆伤分不清

27.
御魂乱配
招财猫的雪女,被服的姑获鸟,狰的座敷童子……

28.
你们怎么都抽到八百比丘尼了,好羡慕啊
我只抽到了晴明,神乐,源博雅……许愿比丘尼!

29.
天呐噜他的式神还能自己取名字!是不是开挂了!

30.
呀!我的茨木头上怎么蹦星星了!发生了什么!急,在线等!
(茨木:啊!旁边挚友☆!)

31.
式神只养好看的
姑获鸟啦,剁椒鱼头啦,才不用呢!

32.
青、灯、行……啊不,叫青、行、灯……(念反名字)
算了,还是直接叫灯姐吧……

33.
以为剧情的开头永远是鬼使兄弟

34.
被“伞剑”的声音洗脑

35.
觉得茨木皮肤的大黄裤衩非常魔性

36.
悬赏任务?那是什么?

37.
你们说式神的出手顺序是不是跟我放式神的顺序有关系啊!

38.
永远不知道存勾玉,刚到100勾就去抽卡

39.
两面佛?还有这个SSR?

40.
觉得安倍晴明跟日本首相有点血缘关系。

wow好好看!


嘿!兄弟~抱!一!下!:

泪目!等了好久终于有人把羽织设计出来了QwQ我做梦也想要一套农药同人羽织!叶七大大也很辛苦,他希望有商家能够看到他的作品。求大家都转一下,或者看看能不能找到制作的商家。
谢谢大家了。
设计人:叶七
QQ:1287191856
拜托大家了。

买买买!

我是大家的蓝爸爸:

【通贩】
立牌的通贩开啦,简单的来发个宣传
作者:蓝爸爸
价格:李白35r
         赵云35r
         韩信40r
规格:高度14-18cm
赵云不准备加印啦,只有六个啦
韩信李白会去加印
5月15号截止预售,五月底发货

淘宝链接在下面,淘宝二维码在最后,评论区也有链接
购买前十名有小惊喜,欢迎来购买!野区f3天团,不来一套么

{url:http%3A//www.urlshare.cn/umirror_url_check?_wv=1&srctype=touch&apptype=android&loginuin=349238981&plateform=mobileqq&url=http%253A%252F%252Fc.b0yp.com%252Fh.T0Y69g%253Fcv%253DkUt4IlQ8fo%2526sm%253D7f54e6&src_uin=349238981&src_scene=311&cli_scene=getDetail,text:网页链接}

【邦信】韩信手把手教你升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祭以流华丶:

*ooc慎入
*突然脑洞,标题不重要
*小学生文笔

“让位。”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手中握着的剑直至面前人的颈间。
“如果我不让呢?”
刘邦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的大将军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想过无数次与他敌对时的场景。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敌对来的那么快。
今天他的大将军韩信凯旋而归,他兑现很多天前承诺,将自己的剑送给他。
而韩信从进殿开始就低着头,然后在接过那把剑。
只是顺便架在了刘邦的脖子上。
“你知道这把剑的锋利。”
韩信的声音很好听。刘邦一直是这么觉着的。
除却今天。
“对。”
刘邦竟是点了点头,深表同意,“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不擅长用剑。”
“我再说一次,让位。”
韩信压根没把刘邦的话听进去,只是重复了自己的要求。
他竭力掩饰着内心的真实感受,可手上的剑依然有些微微颤抖。
这一细节,刘邦却实实在在地看在了眼里。
“让位后的待遇?”
“往常一般相待。”
这无赖性格可算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不知道怎的,刘邦就是喜欢看韩信吃瘪的样子。
“哦,那你总得把头抬起来吧,让错人了我也算是千古一大奇葩了。”
你已经是了。
韩信忍住没把这话说出口。
他应言把头抬了起来。
“啧啧………”
望着那如火的头发,以及那格格不入的颜色。
刘邦心里就一个想法:
可惜了个美人啊。
“让位。”
韩信听着刘邦这话,看着刘邦一脸打量的神情。
他由心底深处想要把他掐死。
“我可没说你把头抬起来了我就让的。”
小样。刘邦一脸戏谑的笑。
出来闯江湖你还嫩了些。
“……”
在刘邦手下再一次吃瘪,任韩信隐忍远大于常人。
也是忍不了了。
手上的剑不自觉地握紧不少。
“威武不能……韩大爷我让我让还不行吗。”
刚想再多说些什么的刘邦,突然感到颈间的剑靠的越来越近。
于是他选择了妥协。
这是爸爸对儿子的宠爱。
“写。”
“我写我写。”
草书拟起来确实挺快的,编理由是刘邦最擅长的。
“唉,把头抬一下。”
韩信下意识抬起了头。
“吧唧”
额头上传来了奇怪的感觉,紧接着,韩信的脸莫名其妙就红了。
好想杀了他,没有为什么。
等这家伙让位了,看我不折磨死他。
想到这,韩信愤然地把那草书抢了过来,很是潇洒地甩上了门,然后把这封草书扔给了张良。
他没在意到刘邦狡黠的笑,自然也没在意到张良一脸的震惊。
……
翌日清晨。
长乐宫发生了一系列大事情。
张良听了都想要打人。
据说为了好好教训不发工资的刘邦这厮,萧何联合韩信商量了一个计划。
这计划什么都好,就是太低估了刘邦的“策反”能力。
作为刘邦手下帮忙写诏书的。张良的生涯多了一个巨大的污点。
“你永远不知道刘邦干了些什么。”
……
汉高祖十一年春
大汉韩皇后于受封当日自缢于长乐宫钟室。
临终前有言:
“我可日了你个仙人板板!去死吧刘老三!劳资誓死不从!”
据说,刘邦听了韩皇后的遗言后。
很是不解地嘀咕了一句。
“你……又没说让谁的位……”
我让吕雉把她的皇后位让了给你……没错啊……

hiahiahia

芸养猫:

水晶猎龙者要上线了~
开心~
一个中二帅气的花花

哈哈哈哈哈哈

黎猜我猜不猜:

星期五的时候,历史老师发卷子考我们的课外知识,其中有一道题
汉高祖刘邦之妻是(             )
我填的韩信,我们老师给我打了个√
另外一题
吕雉为什么要杀死韩信?
答:因为刘邦和韩信天天秀恩爱,她的眼睛疼,所以杀了韩信
我们老师还是打的√

我发现我整张试卷得全分的只有那两道题,我觉得我有点方

第二天我们老师还对我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试卷改了错之后又被收走了,所以发不了图

好棒诶!


FlyT漫画教程:

一些手部练习必备的参考,拿碗、杯子、剪刀等手部动作参考都有,很实用

作者:イグアナまくら

#邦信# 宿命

www


景代蓝:

“你相信轮回吗?”
金发的骑士坐在教堂廊下的木质长椅上,看着不远处柔软草地上躺得四仰八叉的少年。他的声音很轻,天空般澄澈无瑕的蓝色眼眸里是浓重到化不开的哀伤。
他大约是在和身边的鸟儿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没等人也没有人回答,只自己喃喃着讲,讲些旁人听来不甚明晰的故事。

“第一世,我是君,他是臣。”
刘邦麾下有一大将名曰韩信,鲜衣怒马丰神俊朗,文韬武略无出其右。世人赞他国士无双王侯将相一人全任,刘邦却只愿他束肩敛息安稳度日。
大约只有刘邦见过韩信的全部——
战场上冷静狠厉杀伐决断,银枪乱舞战甲熠熠,红发同鲜血四散飞扬,一回头眯得狭长的眼中满是志在必得的自信光芒。
春日下步伐散漫姿态懒散,叼着草茎不修边幅,没走两步就歇在树阴,斑驳叶影落在青年棱角分明的脸上却是意外柔和。
红帐中青涩拘谨局促不安,面色绯红欲说还休,紧咬薄唇雌伏于人下,一改往日神采飞扬模样颤抖着身体低声喘息呻吟。
是的,刘邦一直深爱着韩信,刻进骨血烫进生命的爱着他。
可最后,怎么就把他杀了呢。
刘邦没有亲眼看到那一幕,可怎么都觉得那场景活活的就烙在他眼睛上。韩信被人骗了去,困于黑暗限于方寸囚于钟室,不甚锋利的竹枪艰难地接连不断地穿透他的身体,将那纯真张扬的人生生刺死在长乐宫中。那天韩信的血如红梅凋零落了满地,明晃晃的刺人的眼。
长乐宫,好一个长乐。
刘邦这样想着,郁郁地捱了一整年,终于在同一天寻韩信去了。

“第二世,我是邪,他是正。”
城郊的古堡里住着一位伯爵,淡金披发苍白肤色,优雅高贵不似常人。
城中的教堂里住着一位特使,高束马尾剑眉星目,爽朗直率嫉恶如仇。
吸血鬼与教廷自然是对立两面,可不知怎么伯爵与特使就看对了眼。
圣洁的光辉堕入黑暗的深渊,象征纯真的白色羽毛被蝠翼碾落,十字架埋在血玫瑰的海。
满载信徒希望的特使奉命讨伐伯爵,却自甘堕落与之同行。
满是惊异沉痛的教会强行捉拿特使,一把烈火吞噬了他的身躯。
大醉的伯爵在大厅里起舞,晶亮的酒杯翻倒污了他精致的礼服,他躺进乌黑的棺木,火海淹没了整座古堡。

“这一世,我终于成了象征光明与忠诚的骑士,可……”
教堂里的人都认识这只虎崽,毛绒绒胖乎乎的谁看了都喜欢,善心的修女们总那些牛奶面包来喂他,时间一长他干脆就赖在了教堂里,乖乖巧巧地往长椅上一坐,像个真正的信徒似的有模有样跟着做祷告。
后来虎崽长成了英俊少年,穿着虎纹外套休闲长裤,短短的蓝色马尾随着他走路一跳一跳,乍看与常人无异,仔细瞧才能发现他蓬松的发里露出来一对尖尖的兽耳。
他还是住在教堂里,给人们打打下手帮帮工,有时扛着老旧的长枪出去收拾附近惹是生非的地痞流氓,日子久了竟被封了个街头霸王诨号,一帮子小混混愣是把他供成了头儿。
他也不在意这些,随口吩咐他们不许惹事找些正经活计做,扭头还是回来教堂与修士修女说话,偶尔许她们摸摸他绒毛细密的耳朵。
可只一点奇怪,他与这里谁都亲,偏就躲得骑士远远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骑士一出现,他撒腿就跑。
“我害他两世。”高大的骑士迎着阳光,笑容苦涩,“这一次就换我守着他吧。”
草地上的人似是晒着太阳睡着了,骑士怕他着凉,解下披风慢慢的走过去,可还没等骑士走近,那人一骨碌爬起来躲到远处的树荫下面去了。
骑士的手攥着披风僵在半空,久久没有放下。

—————————————————

三世轮回
一世原皮,二世德古拉x特使,三世圣殿x街霸
很努力的想虐,但是很奇异的就是不虐……勉强算求不得吧……嗯_(:з」∠)_